上海新增境外输入病例11例 9人为中国籍2人为外籍


澎湃新闻:《纽约时报》最近一篇报道指出:因为技术缺陷、监管障碍以及领导层的失误,使得美国疫情在过去一个月里大范围蔓延,您怎么看?

杨功焕:防控措施其实就是两个方面,一个是围堵,一个是延缓。这两个策略都是有用的,但是时机不同。在病例还不是很多的州,只要很好地发现传染源,有效隔离,切断传播途径,并不一定需要封城和完全停摆就能达到有效切断传播途径的目的。一旦到病例比较多的时候,一定是采取延缓策略。任何一个国家采取的策略,都只能根据自己国家的社会制度、风土民情和文化来决定,不能够完全学哪个国家。

我认为纽约在预防措施上确实有需要改进的地方。我和纽约这边的一些美国公共卫生专家也有一些交流,大家其实都有同感,现在做的还不够。只是停摆令是不够的。如果公共卫生措施不跟上,即便封城后,可能也不会起到非常好的效果。

杨功焕曾参与2003年“非典”(SARS)疫情防控工作。2020年1-2月新冠疫情在中国暴发时,她在北京对中国的抗疫和公共卫生政策发表的意见受到广泛关注。

澎湃新闻:现在配合的人多吗?如何说服年轻人来配合呢?

澎湃新闻:您看到美国人现在有戴口罩吗?

随着COVID-19的流行,更多的病毒基因组被测序。作者提示,尽管目前新冠的突变率看起来较低,但这可能是被病毒在宿主体内的高复制率掩盖了。病毒的变异能力是否会对病毒的传播性和毒性产生作用仍不清楚,因此在目前大范围传播的情况下,有必要持续关注引起表型变化的病毒突变。

澎湃新闻:最后我想问一下,您觉得美国的疫情会持续多久? 对全世界的疫情发展影响会有多大?

然而试图确定重组事件的确切模式和基因组起源是困难的。“特别是因为许多重组区域可能很小,而且随着我们对更多与新冠相关的病毒取样,小的突变可能已经发生了。”作者表示。为了解决这些问题,作者认为,有必要再次对动物种群中的病毒多样性进行更广泛的采样,但这同样是困难的。

截至北京时间3月31日06时30分左右,美国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16万例,纽约州累计确诊数已超6.6万。